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0267 破坏性手术(1/5)

0267 破坏性手术(1/5)

  【天,我好感动。还以为术者不直播手术了……】

  【年轻人,得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不知道珍惜,失去了才知道宝贵吧。】

  【你们先聊,我去看看病例。术者现在都不允许手术过程下载了,看过就删。不知道患者情况,真心看不懂。】

  直播间里,瞬间涌进来几百人。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和以前相比,弹幕数量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可怜。

 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,大家都选择了先看病例,以免发生什么让自己抱憾终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。

  郑仁开始手术,造影手术难度对宗师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他来说,几乎为零。在杏林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们看完病例后,郑仁已经完成了造影。

  【我去……看个病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功夫,术者就已经完成了造影?这速度,简直飞起来了。】

  【话说这么难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,术者准备怎么做?下消化道出血,急诊介入手术止血,术者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要挑战天际吗?】

  【不懂别瞎说,这种手术已经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比较常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术式了。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不多,因为风险特别高。而且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所有患者造影后都可以做手术,手术率大概只有20%左右。】

  弹幕开始飞起,又回到了从前那个熟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直播间。

  手术有多难,这群医生心里有数。

  尤其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长来杏林园看陌生病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,大多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帝都、魔都以及省会城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,他们可谓见多识广,这种病例一看心里便有了数。

  手术,能做,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风险巨大。

  如果让在观看手术直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们来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,绝大多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外科医生会选择拒绝手术。

  因为知道难度,所以好奇心一下子被点燃。

  【造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影像上根本看不出出血点在哪,肠道里乱糟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肠道受刺激蠕动,出血点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位置就出现了变化。】

  【说这已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比较常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那位,出来说说,你们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怎么治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】

  【别听他瞎扯淡,患者那一排化验单没看见啊,就这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状态,一开刀,能下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机会绝对不会超过10%。】

  郑仁看着影像,心里有些为难。

  肠道受到刺激后,出现痉挛,出血点根本无法分辨。

  介入造影,判断清楚哪根血管出血,至于再精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就没办法分辨。想要在X光下手术,找到出血点,这个意图已经失败了。

  那么,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。

  郑仁进入系统空间,兑换手术时间,系统手术室拔地而起。

  他有把握,但因为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少见术式,肯定要在系统手术室里,用实验体来尝试一下,才更合适。

  【术者怎么不动了呢?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傻逼了?遇到这种情况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患者,还敢开直播手术,我看术者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昏了头。】

  【你可别这么说,从前也有人这么说过,但很快都被打脸。我已经听到耳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声音在呼啸,在呼啸!】

  【术者很为难啊,我看应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肠系摹臼质踔辈ゼ洹郡动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某个分支出血,这个能栓塞吗?有介入科或普外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大能来科普一下不。】

  【谢邀。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大能,但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题太幼稚了,我尝试解答一下。肠系摹臼质踔辈ゼ洹郡动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分支血管和子宫动脉不一样,无法用栓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方式来止血。如果强行栓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,会导致患者肠道人为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坏死。】

  【我去,这特么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疗事故啊。术者在想什么?赶紧下台吧,现在还来得及。】

  就在这条弹幕刚刚飞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瞬间,郑仁忽然动了。

  影像上显示,开始注入栓塞剂!

  郑仁选择了栓塞止血!

  【无语,严重怀疑术者已经换了人。】

  【同意,从前术者谨慎、冷静,这种无法栓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强行栓塞,会导致患者肠道缺血性坏死,很快就要面对坏死性腹膜炎等症状,估计三五个小时,就会感染中毒性休克。】

  【我现在开始相信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个加拿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了,在国内,我认为所有医生都不会上这种手术。】

  【这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激情犯罪吗?怎么会这么不冷静。】

  杏林园直播间里,眼镜掉了一地。

  虽然没有人谴责郑仁草菅人命,但那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从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“余威”所致。

  从前质疑过术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都被无情打脸。所以大家也都很谨慎,即便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网络里被打脸,那也疼啊。

  栓塞结束后,画面停止。直播间没有关闭,但却留在最后一帧画面,许久未动。

  【术者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怂了?要说外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疗环境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宽松啊,这种手术都有人肯做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直播,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羡煞我等。】

  【不像啊,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完毕,直播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画面为什么还在?】

  【我忽然有了一个预感,难不成术者要做杂交手术?】

  在画面停止后,手术直播间里弹幕乱飞。来看手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基本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外科医生,谁比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速差?

  一旦专心致志聊天,那弹幕,只能用凶残来形容。

  手术室里,郑仁正在换衣服,重新摆体位,消毒。

  老潘主任问到:“我看你栓塞了肠系摹臼质踔辈ゼ洹郡上动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某个分支,这么做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没事?”

  “没事。”郑仁道:“杨磊,刷手,准备手术。”

  苏云看着郑仁手术,眼睛早就眯成了一条线。

  好奇怪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,以他对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了解,郑仁这么说、这么做肯定有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道理。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旦深想,苏云都有些心惊。

  “小郑啊,你怎么瞎胡闹啊。”孙主任忧心忡忡,不知道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担心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戏精上身,但他呵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口吻很温和,满满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老前辈提点后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架势,“肠系动脉栓塞,这个诊断你应该知道,多严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!你怎么能人为导致患者肠系摹臼质踔辈ゼ洹郡动脉栓塞呢?”

  老潘主任不悦,横了孙主任一眼。

  一瞬间,操作间里杀意凛然。

  孙主任后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都憋了回去。

  钱主任拿着手机,正在和他同学说着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。从那面得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消息,也并不乐观。

  即便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省城,这种患者也基本没有手术治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家属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强烈要求,勉强上台,能活着下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几率也不高。

  钱主任听到孙主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质疑,心里有同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法。

  他刚想说什么,忽然顿了一下,转头问到:“苏云,你在想什么?”

  “嗯?”苏云抱着膀正在琢磨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非常规手术术式,听到钱主任询问,想了想回答道:“郑老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,绝对不会出现问题,我在想术后调整患者状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。”

  “……”钱主任无语,这一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个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苏云。那个心高气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家伙哪去了?他根本无法想象,刚刚那句话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苏云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