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408 公主病(中)

408 公主病(中)

  苏云、常悦等人忙叨着,准备手术。郑仁这个时候就没什么事儿了,在阅片器前看着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片子,仔细研究。

  毕竟长发公主综合征比较少见,要好好看看。至于手术,等着上台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了。

  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身为上级医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特权,好多主任都要求那面铺好手术单子,再打电话叫自己上台。

  郑仁没这个待遇,也没有那么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做派。

  急诊病房人手也不多,忙不过来。

  十多分钟后,病例办上来了,常悦开始下医嘱,那面胃管、尿管都已经留置好,就等着做术前交代好上台了。

  “郑总,忙着呢?”

  急诊病房正在有条不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准备手术,孙主任忽然笑嘻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走了进来。

  “哦,孙主任呀。”郑仁微笑,招呼道:“有个肠梗阻,正准备手术。”

  孙主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眼皮跳了跳,最近普外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量急剧下降,和急诊切断了一大部分病源有关系。

  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没说什么,而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,道:“郑总,这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那天你诊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腹腔游离体,手术做完了,我来给你看看么。”

  说着,孙主任拿出手机,把图片展示给郑仁。

  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确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个大鹅蛋,关腹后,孙主任还好信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切开了“鹅蛋”。里面蛋清、蛋黄一应俱全,要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手术室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背景,肯定会认为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某家厨房里。

  这些郑仁术中看了一眼,但孙主任展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病理科弄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更清晰详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切片标本。

  估计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病理诊断出来了,孙主任来说一声。

  “郑总,你这诊断水平,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高啊。”孙主任亲昵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拍了拍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肩膀,赞叹到。

  “呵呵。”郑仁干巴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笑了一声,只瞄了一眼,就继续去看阅片器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片子。

  孙主任觉得很无趣,心里也有些火气。

  自己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上赶着拍马屁,没想到热脸却对上了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冷屁股。

  说摹臼质踔辈ゼ洹裤诊断能力强,你还真这么认为啊。

  这事儿不能想,越想孙主任越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憋屈。

  不过他城府很深,或者说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怂,没直接发作,顺着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目光看去。

  “很典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么,郑总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看什么?”孙主任瞄了一眼,说到。

  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影像检查齐全,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确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最典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种病情,从片子上看,根本不值得琢磨。

  “哦,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拉庞泽尔氏综合征导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。”郑仁随口敷衍,“因为临床比较少见,所以我准备好好研究一下,以免下次遇到后出现误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。”

  “拉……什么……综合征?”孙主任愣住了。

  麻痹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郑仁说什么呢?

  很少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疾病?孙主任下意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后,马上就后悔了,连忙专心致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看片子,想要找出来郑仁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种病症。

  “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拉庞泽尔氏综合征。”郑仁记性也不错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上学时候要抽出时间去打工挣钱,没时间跑期刊馆,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期刊杂志少一点罢了。

  “又叫长发公主综合征。患者有心理、生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疾病,愿意吃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毛发。因为毛发不好消化,所以在胃肠道内形成结石,导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。”郑仁简单解释了一下,习惯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托着腮,仔细阅片,想要在片子上找出端倪。

  孙主任彻底懵逼了。

  拉庞泽尔氏综合征,听说都没听说过,还吃头发?自己从医这么多年,怎么就没见过?

  不过他把所有疑惑都埋藏在心底,和郑仁一起仔细阅片。

  “富贵儿,你来一下。”郑仁喊道。

  “老板,啥事儿?”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兴冲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跑过来。

  “拉庞泽尔氏综合征,在影像学上,有什么典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标志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老板,你太爱开玩笑了。”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指着片子说到,“拉庞泽尔氏综合征在影像学上,只能从导致梗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粪石密度上看出一些差别,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种差别和其他粪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密度区别不大,所以最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鉴别方式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。”

  郑仁点头。

  教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法,和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法差不多。

  那就这样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直接上手术。

  孙主任愣住了,郑仁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明确诊断了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没明确?怎么和自己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自信满满,却又要问教授?

  “孙主任,不陪你了。”郑仁听苏云招呼着上手术,便笑着和孙主任说到:“我去做手术。”

  “我也去看看。”孙主任道:“拉庞泽尔氏综合征,我都没听说过。”

  孙主任怂惯了,比不过郑仁也就比不过了,他心里面已经没有争锋、好胜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法。

  虽然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年纪小,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人家手术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好啊。

  去看一眼,也浪费不了什么时间。反正现在普外科手术不多,自己也清闲下来。

  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能看到什么拉庞泽尔氏综合征,回去好好查查,以后开普外科年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,酒桌上也有吹牛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东西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郑仁没阻拦孙主任,本院普外科主任看看手术,有什么大不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?

  那面,常悦已经做好了术前交代,郑仁拿着病例,直接去了手术室。

  孙主任有些感慨,道:“郑总啊……”

  “孙主任,你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叫我小郑吧,叫我郑总我很不习惯。”郑仁笑呵呵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也好。小郑,我听说摹臼质踔辈ゼ洹裤去二院做了几例TIPS手术?”孙主任一边走,一边假装不经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到。

  “嗯。”郑仁回答,“前后做了10台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孙主任略诧异,脚步微微一顿,但随即跟上郑仁。

  拉庞泽尔氏综合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,孙主任不知道。毕竟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极少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肝硬化时代长期,门脉高压,呕血、腹水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普外科以及消化内科最常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症之一。

  再早几年,普外科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要做门奇静脉断流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现在纤维蛋白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缺乏,导致门奇静脉断流术术后风险太大,加上介入科兴起了TIPS手术,普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个常规术种就这样渐渐淡出了医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视野。

  孙主任很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感慨,郑仁这手术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连最难的【手术直播间】TIPS手术都拿下来了。

  “小郑,我就不跟你客气了。我有一个老同学,肝硬化很重,大量腹水,已经无法控制了。”孙主任道:“你跟谁学的【手术直播间】TIPS手术?帮我联系一下,我给他办个转诊,去帝都、魔都,找你老师把这个手术给做了。”

  “学?”郑仁正在琢磨拉庞泽尔氏综合征,对孙主任唠叨左耳朵听,右耳朵冒了,所以有些惊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反问道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