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626 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(盟主将一色自摸加更3)

626 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(盟主将一色自摸加更3)

  手术开始,气密门自动关闭。

  站在操作间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们透过铅化玻璃注视着里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两个年轻人,有一种看丹麦童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感觉。

  评选诺贝尔医学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世界顶级外科研究所对梅哈尔博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束手无策,而竟然选择让两个年轻人来做手术?

  关键他们还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从事心脏介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。

  这种感觉就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做梦。

  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双手握拳,看着梅哈尔博士头冲着C型臂一侧,右臂外展,呈45°角,放在支撑板上,苏云在消毒,郑仁则在熟悉各种器械。

  他也有些恍惚,让脏器介入方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,去做心脏手术?自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对老板投注了太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信心?

  这些信心,到底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哪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呢?

  桡动脉穿刺,导丝、导管进入,鸡尾酒顺着导管推注进去。

  所谓鸡尾酒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硝酸甘油和肝素钠混合溶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称呼,可以有效控制患者血压,减少术中意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可能。

  在研究所里,正常冠脉造影早都不用这种最初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鸡尾酒了,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仁仍然坚持。

  简单,有简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好处,这一点很难形容。

  在这一瞬间,教授隐约感受到有一些隐晦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带着敌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目光看向自己。

  郑仁左右手交叉操作,送入导丝、导管,而苏云则专心致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用电子按钮摇动床位,变化梅哈尔博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体位。

  在冠脉造影里,变化体位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很重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操作。助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主要任务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扶导丝,加上变化床位。

  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水平太高,一个人就能左右手交叉操作,所以显得苏云有些……无所事事。

  床位倾斜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观看手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众人熟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右冠体位。

  造影剂注入,影像上出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根完全闭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图像。

  看到造影后,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不由自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颤抖起来。

  原本在刚才看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上一次手术术中剪影里,右冠还有那么一丝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缝隙,比前列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毛细血管略粗,却又粗不了多少。

  教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信心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来自于此。

  别人穿不过狭窄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通道,无法进行操作。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仁可以啊,前列腺毛细血管网那么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血管都能进去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操作长风微创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导丝进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现在换了泰尔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特制导丝,肯定没问题吧。

  然而,梅哈尔博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急剧恶劣。利用体外膜肺降低心脏负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这段时间里,右冠动脉已经被血栓完全堵死了。

  完蛋了……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手心里满满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汗水,眼前金星闪烁。一瞬间,天旋地转,一切都远离他而去。

  “鲁道夫,情况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糟糕。”一个人在教授耳边小声说到,言语之中……隐约有幸灾乐祸。

  教授不用看,都知道这个人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竞争对手——瑞典皇家医学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罗宾·奥尔森。

  他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研究传染病学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这次诺奖申请,他申报了非洲血吸虫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崭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快速诊断、治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段。

  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甚至怀疑说梅哈尔博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由自己手术造成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罗宾·奥尔森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但最近一直在帝都住,等郑仁回来,教授对这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了解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并不多。

  也没有时间去了解。

  面对挑衅,教授想说点什么。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那暴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脾气在那根堵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死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右冠动脉前,早都化为了悲伤与绝望。

  手术室里,正在踩线,每一步操作都能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清清楚楚。

  一根特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泰尔茂导丝顺了进去,顶在被堵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连血流都无法通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位置。

  导丝一点点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顺进去,动作很轻柔,教授恍惚之中感觉自己站在手术台上,作为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助手,能看到郑仁手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细微动作。

  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,却极为坚定,不存在犹豫不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。

  试探了几个角度后,那根导丝终于找到了最恰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位置,直接用力,插了进去。

  “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上帝,鲁道夫,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小朋友不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想用导丝直接通过堵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血栓栓子吧。”罗宾故作惊讶,声音很小,只有他和教授能听到,但声音里却充满了胜利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不屑一顾。

  “肯定能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坚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,不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给自己打气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给郑仁打气。

  “里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卢森伯格看了片子,说绝对做不到。”罗宾道:“因为你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对手,所以我最近对介入手术学也有一些了解。博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右冠里全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血栓,陈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血栓根本无法穿透,只能找新鲜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血栓进行操作。”

  说着,他耸了耸肩,一脸戏谑。

  “亲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鲁道夫,你觉得在这种影像上,能分辨出新鲜血栓和陈旧血栓么?你在期待一个神迹。”罗宾假做叹了口气,拍了拍教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肩膀。

  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知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还以为他在安慰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。

  “不可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一旦对陈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栓子用力,会牵拉到博士脆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右冠血管壁,导致室颤等并发症。或许下一秒,这帮家伙就要冲进去对博士进行抢救了。”

  教授一把拍掉罗宾放在自己肩膀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,沉声道:“好好看手术,我老板肯定能行。”

  “那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,想要用导丝穿透?这种想象力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让人惊叹。

  鲁道夫,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倔强,还真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我家隔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个小男孩。你知道么,他昨天……”说着,罗宾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眼睛不经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扫了一眼屏幕,屏幕上细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导丝竟然开始缓慢移动,进入到堵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死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堆血栓之中。

  就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用一根铁丝……穿透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。

  而不知道术者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手段,竟然在几次试探后就找到了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唯一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弱点。

  并且,没有引发梅哈尔博士心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副反应,导致室颤。

  脆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脏还在有气无力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搏动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搏动会停止。

  罗宾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,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教授握成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双手更加用力,好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在操作导丝一样,静脉高高隆起,在手背上,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蜿蜒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河流。

  老板,小心点,千万别太用力啊,要不然心脏会停止搏动……鲁道夫·瓦格纳教授心里在祈祷。

  现在,只能祈祷老板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拥有一双被上苍亲吻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双手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叹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墙壁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希腊神话中分界极乐净土和冥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块墙壁,又叫叹息之墙。据说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由冥后贝瑟芬妮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三声叹息组成。意思:在冥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灵魂眼看着极乐净土就要在前面却被阻隔着,望着为之叹息。第一次知道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小时候看《圣斗士星矢》,忘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记忆,应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紫龙打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