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623 群体癔症
  郑仁、苏云在更衣室换衣服,郑仁始终沉默。

  “你想什么呢?”苏云问到。

  “孩子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。”

  “你要不要脸?”苏云鄙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到:“刚毕业几年,就孩子们孩子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叫,那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你能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?”

  “当一年住院总,就觉得自己老了很多。”郑仁道。

  “才几个月而已,连半年都不到。”苏云纠正郑仁话里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语病。

  “别闹,你说什么问题都没有,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又恶心呕吐,你见过类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例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单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见过,你也见过,不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癔症么。”苏云显然也想了很多。

  和郑仁聊天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,什么天马行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法都可以说。这话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当着其他人,即便换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周立涛……甚至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老潘主任,他都不会说。

  癔症,又叫分离转换性障碍。

  它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由精神因素,如生活事件、内心冲突、暗示或自我暗示,作用于易病个体引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精神障碍。

  癔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主要表现有分离症状和转换症状两种。而其症状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功能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因此心理治疗占有重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位。

  在急诊科,经常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能遇到癔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患者,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海城臆想自己怀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个女孩儿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其一。

  但两三个人同时发作就没有了,就更别说帝都医大几百个学生同时发作。

  苏云说完,拿出一根烟,扔给郑仁。

  “别想了,且走着看吧。”苏云道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扔过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烟,郑仁没有接,落在身上,掉到地上,滚到一边。

  “想什么呢?怎么总走神?”苏云皱眉。

  “癔症?群体癔症,你有研究么?”郑仁忽然问到。

  “……”苏云楞了一下,随后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别动,我想想。”郑仁又进入了那种搜索病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状态中,整个人看起来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座石雕。

  “沙雕。”苏云鄙夷,“别特么想了,群体癔症,你以为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鬼压床?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集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种?”

  “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那么回事。”郑仁道:“史料记载,1518年夏天爆发于当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神圣罗马帝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斯特拉斯堡,突然开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跳舞瘟疫,你有印象么?”

  “一位妇女突然在大街上起舞。连续跳了四天后,参与跳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就达到34人,街道开始拥挤。一个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间内,整个城市就已经有400多人在快乐摇摆了,被堵得水泄不通。”苏云皱眉,“你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个?”

  “嗯。”郑仁弯腰,找了找,捡起掉在地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烟,似乎心里已经有了想法。

  “我觉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史料有问题,这种哗众取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,极有可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当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吟游诗人编纂出来骗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苏云不屑一顾,“像修女学猫叫,这些事情都一样。”

  中世纪记载中,更加骇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景还属巴黎修女集体学猫叫。

  这一切,都始于其中一位修女发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声“喵”。随后,周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修女们也像被传染了一样,陆续跟她一起学猫叫。

  修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猫叫声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规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所有修女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段内喵喵叫上几个小时。

  据分析,群体性癔症多发于学校、工厂、修道院、军营等纪律严明,环境压力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方。

  郑仁知道苏云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件事情,他也想到了。面对苏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不屑一顾,郑仁笑了笑,“阿甘正传,看过么?”

  “肯定啊,属于完美级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个片子。肖申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救赎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可惜,遇到了阿甘正传。”苏云说着,话题又转向了另外一个未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方向。

  “阿甘长跑,三度横越美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eroa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其原型之一。嗯,咱们不说这个,有很多人跟着阿甘一起跑步,你不觉得很奇怪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老板,那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文艺气息。”

  “不,我不这么认为。”郑仁很坚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:“某些时候,强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理暗示加上某些因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影像,会出现一种诡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结果。”

  “比如说摹臼质踔辈ゼ洹控?”

  “你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对,中世纪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案例娱乐性更多一点,那就说一个近几十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案例。”郑仁道:“《精灵宝可梦》,你看过没?”

  “你这句话,暴露了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年龄。”苏云鄙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我也没看过。”郑仁点燃香烟,抽了一口,青烟笔直,没有一点弧度。

  “老板,你把湍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细微操控用在抽烟上,觉不觉得浪费?”苏云问到。

  “想问题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,下意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这么做,就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做手术。庖丁解牛,这回够高级了吧。”郑仁笑了。

  “说正事,《精灵宝可梦》怎么了?”苏云问到。

  “月分,日本观众正在收看热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动画精灵宝可梦第38集——电脑战士3d龙。”郑仁道。

  苏云这回认真了。

  1997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,那可不算远。

  而且有时间,详细到了天,甚至到了分钟。

  不过这事儿自己怎么没有印象?

  “然而,大约在分出现了大量高亮、闪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特效画面。随后便陆续有孩子出现症状,从呼吸急促、恶心到痉挛、出现幻觉等。”

  “半个小时内,就有超过600名青少年被送往医院救治。其中昏迷者208人,重度昏迷者3人,大部分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中小学生。”

  “当时,这些孩子都被诊断为“光敏感性癫痫症”,病因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动画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光影效果。”郑仁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很慢,似乎一边说一边在思考。

  苏云马上捕捉到郑仁话语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漏洞,打断了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,“等一下!你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有几个问题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先听我说。这个诊断,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很让人信服。”郑仁笑道,“光过敏性癫痫,发病率在0.02%左右,群体几百人一起发病,可能性比现在流星撞击地球都要小。”

  “其次,类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闪烁画面,早过去20年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动画里就已屡见不鲜。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叫paka-paka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动画制作手法。简单来说,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让不同颜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光线交替重复出现,以制造情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紧张感。”

  “你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想说这个?”郑仁问到。

  苏云点了点头,他虽然对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法不在意,但却觉得这段八卦太有意思了。

  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自己想怼这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让他都说了,难道他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很周全?

  不可能,绝对不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见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群体癔症。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