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635 我要用自己认配台

1635 我要用自己认配台

  马处长焦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等待着。

  他心里面早都把林格和郑仁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狗血喷头,连带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还有田主任。

  都特么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群惹事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货!

  刘院长怎么还不回信?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和912那面吵起来了么?一想到这点,马处长心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焦躁就更重了几分。

  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把自己架到火架上烤。

  附院和912最后肯定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貌合神离,但院里面追究下来,一个办事不利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责任,自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逃不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真特么的【手术直播间】!

  会个诊都能闹出这么多幺蛾子。

  到哪讲理去!

  马处长踱来踱去,不耐烦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神情写在脸上,周围三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空间似乎形成结界,写着生人勿进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字样。

  等了小十分钟,电话才迟迟打了过来。

  马处长觉得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跳速度快了起来,自己要迎来刘院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顿臭骂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?

  总之,结局不会好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了。

  至于介入取子弹,那太玄幻了,根本不用去想,院长肯定不会同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接下来找谁会诊?

  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协和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阜外……

  “马处长,郑医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申请院里批准了,你们那面准备吧。”刘院长沉声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马处长沉默。

  “手术具体时间你告诉我,我去亲眼看看。”刘院长继续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马处长依旧沉默,他还没缓过神。

  “喂?喂?能听到么?”刘院长以为信号不好。

  “院长,我在,我在。”马处长急忙回答道,“信号有点不好,现在没事了,我这面会按照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指示准备手术。”

  “听到了不说话。”刘院长不悦,“准备好,告诉我手术时间。”

  说完,刘院长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马处长愕然看着手机,很难想象刘院长这个决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怎么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介入取子弹?

  取栓都要求24小时,最迟不能超48小时,怎么就能取取子弹了?!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院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指示,他可没胆子,也没心思违逆。

  怀揣着沉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情,马处长走进办公室。

  “马处长?”田主任身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白服晃荡着,和侠客一样,白衣如雪,逆风飞扬。

  “准备手术。郑老板,您准备现在做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明天?”马处长问道。

  “我看一眼患者,问问禁食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间。”郑仁道:“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时间允许,越快越好。”

  马处长看向田主任,有气无力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道:“田主任,找人带郑医生去看患者。”

  一名带组教授见有些尴尬,连忙上去带着郑仁去看患者。

  林格屁颠屁颠跟在郑仁身后,笑眯眯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着闲话,看不出来一丝紧张。

  等他们都出去,田主任问道:“马处长,怎么能同意做手术呢?”

  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马处长没好气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回答道:“刘院长同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你有本事去问他。”

  “谁同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也不行啊,介入取子弹,那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开玩笑么。”田主任急道。

  “你找到子弹在哪,还至于在这儿琢磨?”马处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情越来越糟糕,他已经想到手术失败,自己肯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背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份子。

  田主任被呛了几句,心头火更旺。但自己找不到子弹在哪,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客观事实,他不说话了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自己跟自己生气。

  很快,郑仁和林格回来,一边走一边说,“心脏有杂音,很明显。诊断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没问题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手术有一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风险,一会和我患者家属交代。”

  “需要什么特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器械么?”

  “林处长,手术难度很大。”郑仁认真说道:“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开胸,几乎没难度。但介入取子弹,难度就翻倍上涨。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可能,我想要带自己人来做这台手术。”

  林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一哆嗦。

  郑老板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小气啊!

  就这睚眦必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性格,我喜欢!

  不给他好脸,做手术都要大张旗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绝对不会安安静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把这台手术给做下来。

  你们附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老子我一个都不用!

  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老板带着属下一彪人马,横扫医大附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节奏么?

  啧啧,厉害。

  听郑仁这么说,林格更有信心了。

  “好,我去交涉。”林格道,“郑老板,具体找谁,我安排一台车……”

  “不用,伊人直接开车就来了。要么小冯那也有车,不用麻烦。”郑仁拿出手机,道:“患者禁食水时间还有1个小时,我联系人,40分钟后送患者。”

  郑仁说完,出去打电话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老贺做了三台麻醉,最后一台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胃肠外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,术后拉着冯建国坐在更衣室里吹牛逼。

  和郑老板在南洋做了两台那么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术,不找个人吹一吹,如锦衣夜行,心中着实不爽。

  老贺添油加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把冯建国给说懵了,但他没有不质疑,而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感慨。

  郑老板都这么牛逼了么?很难想象。

  一想到麻省总医院终身教授,冯建国没有眼红心热,而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些唏嘘。

  原来一个多月前帮自己下结肠支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竟然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麻省总医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终身教授,自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也能炫耀一下?

  呃……

  老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手机响起来。

  他看了一眼,手微微哆嗦了下,马上接起电话。

  “郑老板,什么指示?”

  “没事,手术刚下,我这面可以弹性排班。”老贺听郑仁说了一句,马上精神起来。

  “好,镇定状态,随时转全麻,体外循环,我知道!”

  “我去……哦,好,那我等电话。”

  说完,老贺关了手机。

  “手术?”冯建国试探问道。

  “去帝都医大附院,游离子弹,郑老板要用介入取。”老贺得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道,就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做手术一样。

  冯建国怔了一下,想说什么,最后苦笑。

  自己觉得不可能,但郑老板都说了……自己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别质疑了,之后肯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要打脸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只希望别打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脸就好。

  “老贺,你这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熬出来了。”冯建国感慨道。

  “你看你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老贺得意,“我这辈子运气一直不好,这才刚刚转运。老冯,你说光有手艺有啥用?咱912,麻醉这一块,有几个比我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?屁用!现在不还倒着小班。”

  冯建国知道老贺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实情。

  “不跟你聊了,我得抓紧时间换衣服,马上去那面手术。”老贺笑道。

  “回来告诉我手术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怎么样。”

  “好咧~”

  :。: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