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685 病历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太糙了

1685 病历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太糙了

  “郑老板,您看眼化验单。”小大夫殷勤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把铁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历夹子翻到粘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化验单位置,交给郑仁,随后汇报病史。

  “患者5天前因腹痛4小时于我院就诊,诊断为急性阑尾炎,急诊行阑尾切除术。

  术中发现阑尾炎症表现不典型,顺利切除阑尾。术后患者仍感腹痛,数小时后出现腹胀,因可忍受,未重视,亦未特殊处理,之后腹胀逐渐加重,腹痛渐减轻。”

  “稍等一下,术中我看说吸出淡黄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渗出液20ML,手术你跟着上了么?”郑仁没有直接看化验单,而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找到手术记录。

  扫了一眼,郑仁就看到了让自己有疑问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句话。

  “郑老板,我跟着上手术了。”小大夫道:“术中切开腹膜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确有少量淡黄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渗液冒出来,我用吸引器吸干净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没有脓苔,渗液也比较清,不浑浊。”

  他觉得郑仁有些小题大做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点渗液,可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阑尾炎性渗出导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虽然渗液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比较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可估计只有20ml,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这并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重点,主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在后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以及大量腹腔积液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还没等汇报,郑老板就打断了自己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。

  “嗯,我再想想,你继续。”郑仁一边翻看病历,一边随口说道。

  “后行腹部平片检查示:肠梗阻。遂按肠梗阻给予禁饮食、持续胃肠减压、补液等处理。术后3天患者通气排便,但腹胀却呈持续性加重,且出现腹部明显膨隆。经主任会诊,建议患者家属转至省院继续诊断、治疗。”

  “患者现查体:意识清,精神差,生命体征平稳。左下腹压痛阳性,无反跳痛,Murphy  征阴性,肝脾肋下未触及,全腹未触及包块,各输尿管压痛点无压痛,肝肾区无叩痛,腹部叩呈浊音,移动性浊音阳性,肠鸣音正常存在,约4  次/min。”

  小大夫有些得意,这些东西随口说出来,自己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下了大功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像自己这么认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临床医生,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打着灯笼都难找。

  虎躯一震,郑老板还不得纳头便拜,哭着喊着要带着自己去帝都?

  据说放射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刘旭之那个怂货被郑老板邀请了很多次,去帝都工作。去工作都不算,还有编制!

  那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帝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编制。

  刘旭之都能去,自己有什么不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?

  汇报完病史,小大夫自己有些得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到。

  “既往史……李勇,你爱人从前有过乙肝、结核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小大夫有些不解,既往史并不重要。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过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了,有什么好追问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乙肝结核与阑尾炎也没什么关系么。

  就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结核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……那得多少见。郑老板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鸡蛋里挑骨头,就因为自己汇报病史汇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好么?

  “做过什么手术么?”郑仁继续追问道。

  小大夫一脸懵逼,看着李勇。

  “没……”李勇有些犹豫。

  “再想想,剖腹产之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都算。”郑仁看着病历上几乎什么都没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既往史,有些无奈。

  着病历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太糙了,比常悦差了十八条街。

  那就自己来吧,郑仁询问到。

  “没做过剖腹产……我听我爱人说过,结婚前……大概20多年前做过一次手术,膀胱上有一个肿物,后来切除后诊断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良性包块。”李勇在记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尘埃里找寻到了郑仁需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东西。

  向患者家属询问病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样,很多东西患者家属一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在意,觉得和现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没有关系。二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根本忘记了,这属于某一种记忆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偏差。

  只有找到蛛丝马迹,刨根问底,才有可能问恰臼质踔辈ゼ洹垮楚病史。

  看病跟破案一样,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很不容易。

  “膀胱么?”郑仁沉吟,“片子我看一眼。”

  小大夫清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应了一声,把立位腹部平片插到阅片器上。

  片子很简单,有小液平,光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看片子,诊断为肠梗阻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肠梗阻……腹腔积液……

  这两个病没有什么必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联系。

  郑仁回去又翻了一遍医嘱,大量腹腔积液,西林镇人民医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普外科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常规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利尿手段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病程记录里记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尿量却很少。

  “病程记录,记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尿量数值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正确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有时候,有些大夫会忽略这一点,随手胡乱写一个数值上去。

  “郑老板,我工作很认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小大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脸有些红,刚刚既往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一段他觉得自己很委屈。

  这分明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患者家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不对,自己询问了,他们什么都没说。怎么郑老板一问就说了?

  李勇这个老不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净给自己上眼药!

  “嗯,能看出来。”郑仁温言道。

  小大夫脸上稍好了一点。

  “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临床经验还不够丰富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用了40mg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速尿,尿量不见多,肾功能还没有问题,你考虑什么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……”小大夫怔了一下,“我注意到这点,所以建议患者家属带着患者去省院。”

  郑仁已经有了猜测,他笑了笑,道:“走,去看一眼患者。”

  小大夫和李勇都一头露水,不过看患者、查体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正常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诊疗流程,具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诊断应该在看完患者后就出来了。

  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老板能看明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。

  如果看不明白……这个可能性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很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小大夫在前面引着郑仁去病房,听郑仁问到:“你们主任呢?”

  “中午有个饭局,出去吃饭了。”

  “又要喝酒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估计是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小大夫也很没办法,自家主任就好这口,平时放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喝酒也就喝了。正常工作日,下午没手术,他也愿意喝两口,这点就挺让人腹诽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不过镇级医院,就这个德行,大家都差不多。

  来到病房,小大夫很恭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站在一边,看郑老板查体。

  他先看了一眼,腹部膨隆。

  嗯,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最基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视诊。虽然没说,但看了将近两秒钟,怕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相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了吧。

  触诊,自己一天做三五次,患者疼痛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位置竟然转移到左下腹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