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823 刘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种病(月票26500加更×53)

1823 刘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种病(月票26500加更×53)

  林格这话有些过头了。

  牛津大学医学部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和国王医院合作肝移植项目,没有所属关系。

  可眼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科员们连国王医院都不知道,这就有点过分了。所以林格估计自己吹吹牛,他们也不知道。

  不过还得说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名,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影。牛津大学医学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名号提出来,整个屋子都安静了。

  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不知道,世界医学院排名,在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都很熟悉。

  哈佛医学院排名世界第一,牛津大学医学院排名世界第二。

  或许这么说并不直观,燕大医学部排名世界第六十八,有这个做参照就可以了。

  去国王医院……

  所有科员都陷入石化状态。

  和国王医院进行协作?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意味着可以和牛津大学进行合作了?

  “抓紧时间,2个小时,我要一份成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文宣稿子。”林格压抑着内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爽快,冷冰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:“我去和院长汇报这件事,两个小时之内看不到文宣稿子,都去非洲支援吧。

  那个小张,你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国王医院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非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家医院么?埃塞俄比亚也有一家国王医院,你就去那看看也行。”

  说完,林格转身走出办公室。

  短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安静后,整个办公室躁动起来。

  两个小时,成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文宣稿子?!

  能做出来要比登天还难。可前面已经有人被发配到非洲去了……整个科教处所有人都去,那不可能。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找一两个人去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比较简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刚才说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小科员一脸无辜,自己没事说什么非洲。让自己嘴欠,让自己嘴欠!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。

  MD!抓紧时间做稿子吧,希望林处长能满意。

  ……

  林格出了办公室,心里微微得意。

  虽然电话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苏云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但背后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谁,根本不用问。

  郑老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确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支高回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绩优股,自己投资了一个多月,就接二连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得到巨额回报。

  人家水平高,气运更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时无双。

  毛处长怎么样?想下个绊子,结果现在走路都不利索。科教处现在自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老大,至于毛处长……回来怎么也得一年。

  自己先把这份功劳落实了,一步步走,等毛处长回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有没有她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儿都不好说了。

  虽然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同学,但这种关键时刻,林格并不准备心慈手软。

  正想着,林格忽然怔了一下,他犹豫了至少一分钟,最后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决定先和叶庆秋打个招呼。

  “叶处长,您在哪?有事儿跟您汇报。”林格心里面翘尾巴,但表现出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却依旧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温和、躬谦。

  很快,从叶庆秋开始,到袁副院长、严院长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。

  世界第一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肝脏移植基地,912与这种级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院联手,强强合作,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件特别有噱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。

  表面功夫要做,但实际内容也得推,要不然就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成了绣花枕头。

  肝移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最新技术,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能从这种渠道获得,那可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上上大善。

  但912这面也没办法大肆宣传,毕竟这属于郑老板私人活动,应邀去手术,带着院里一起玩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郑老板仗义。

  具体工作,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等那面手术结束之后再说好了。

  先做前期预备工作,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林格接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新任务。回到科教处,又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阵子鸡飞狗跳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两个小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飞机,郑仁来到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。

  这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旅途很短暂,和在国内飞1000多公里感受完全不一样。

  经过德法边境,途径荷兰,到了英国。在国内,这也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几个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域。

  不过这些都没意义,同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路途放在西伯利亚,怕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都看不到一个像样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城市。

  “郑医生,给您安排了酒店,您先休息一晚吧。”鲁迪博士虽然心急如焚,但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很客气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和郑仁说到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郑仁道,“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先看看患者,最基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史我都不知道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看了片子。”

  鲁迪博士顿时对郑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感官大好。

  这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名医生应该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。

  “郑医生,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妻子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史。”鲁迪博士也不客气,急吼吼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看样子他很爱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妻子。

  郑仁点了点头,跟着鲁迪博士走出机场。

  “两年前,准确来讲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天前,我妻子因突发上腹部撕裂样痛伴呼吸困难在国王医院诊断为“升主动脉瘤,Ⅰ型主动脉夹层动,主动脉瓣关闭不全,马方综合征”。

  经过多方会诊,在发病后第3天由克利夫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SaibalKar教授急诊行升主动脉带瓣管道置换+冠状动脉移植手术,术后恢复良好。”

  “克利夫兰诊所么?”郑仁问到:“SaibalKar教授这次怎么说。”

  鲁迪博士叹了口气,道:“他说手术做不下来。”

  “嗯,您继续。”郑仁回想着鲁迪博士妻子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史,说到。

  “7个小时前,我妻子无明显诱因反复出现腹痛、头晕、胸部紧迫感,她马上去国王医院医院多排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查示:人工血管远端主动脉弓部形成夹层动脉瘤。”

  “入院后查体,心率,律齐,主动脉瓣听诊区可闻及机械瓣膜音,未闻及血管杂音。

  肺部、腹部查体无异常。

  入院后查螺旋CT血管成像见:人工血管吻合口远端、主动脉弓及弓降主动脉明显扩张,最宽处直径约62mm,腔内见内膜多处撕裂,形成多个分格腔,内膜撕裂累及主动脉弓部三根头臂动脉开口并形成夹层。

  胸、腹主动脉真假腔至右侧髂总动脉。肠系摹臼质踔辈ゼ洹郡上动脉及左肾动脉开口于真腔内,右肾动脉开口于假腔内。”

  这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专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汇报病史,不知道鲁迪博士真实水平怎样,光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听汇报病史,郑仁就觉得他水平不错,跟常悦比差点不多。

  鲁迪妻子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情,起源于马方综合征。

  马方综合征又称为马凡综合征,为一种遗传性结缔组织疾病,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,患病特征为四肢、手指、脚趾细长不匀称,身高明显超出常人。

  刘备那种双臂过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很大可能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马方综合征。

  这种病经常性伴有心血管系统异常,特别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合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脏瓣膜异常和主动脉瘤。

  接二连三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动脉瘤、动脉夹层出现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因为先天性原因导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