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861 吃毒蘑菇吃出抗体(月票38000加更×76)

1861 吃毒蘑菇吃出抗体(月票38000加更×76)

  4个小时后,坐在唐宋食府最顶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包房里,众人有说有笑。

  刘旭之虽然一门心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想回去好好回忆一下手术经过,但和拒绝郑老板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邀请比起来,他还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忍痛来吃饭。

  宋营坐在郑仁身边,简简单单,闲言碎语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聊着。

  他说话不轻不重,不疾不徐,让人觉得十分舒服。

  “这几天有点新鲜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,云南运过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请郑老板来尝尝鲜。”

  当大堂经理打开门,服务员捧着菜肴鱼贯而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,宋营才介绍到。

  郑仁微笑。

  但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明显感觉自己握着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那只小手似乎微微紧了一点,似乎小伊人喜欢这个。

  “云南,那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种类很多,据说很新鲜、美味,宋哥有心了。”郑仁感知到小伊人喜欢,自然开心,很难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赞美了一句。

  “在云南,蘑菇种类太多了,好多云南人吃有毒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,都快吃出来抗体了。”宋营笑了笑,开始八卦。

  “啊?毒蘑菇还能吃?”常悦惊讶。

  “看你那没见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样子。”苏云斥到:“云南最常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毒蘑菇叫见手青,吃完了能看见幻觉。”

  “……”常悦抚了抚眼镜,觉得眼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似乎都带着毒性。

  “小常别害怕,咱们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肯定没有毒性。”宋营开始招呼大家吃饭,并承担起讲解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义务。

  因为在帝都平时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大多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杏鲍菇、金针磨、口蘑之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今儿上来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很多品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别说常悦,就连林娇娇都没见过。

  浅绿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青头菌到深绿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青头菌各有什么来历,如何如何美味。

  白黄黑塞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牛肝菌如何鲜美,为什么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四大菌王之一。

  黑褐色,有牛肉干味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干巴菌为什么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云南当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特产。

  纯野生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织金红托竹荪到底为什么被称为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菌中皇后。

  宋营谈吐幽默风趣,而且博学多识,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枯燥,大家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津津有味,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酣畅淋漓。

  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常悦依旧记得毒蘑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事情,喝了一瓶铁盖茅台后常悦小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苏云,“云南人为什么要吃毒蘑菇?”

  “因为好吃。”苏云把杯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酒一口喝下去,回味了几秒钟,这才继续说道:“我同学有在云南工作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他说他们那面晚上去急诊科洗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70%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吃了毒蘑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25%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喝多了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常悦依旧不理解为什么看到毒蘑菇还要吃。

  “他们那管吃蘑菇中毒叫看见小人,消化科病床上很多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中毒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他们也不怕,吃蘑菇看到小人算啥?回头吃点菌子补一补就好!”

  “我记得有一种致幻蘑菇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个么?”常悦问道。

  “应该不一样,致幻蘑菇在我们国家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违禁品。见手青,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种平常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毒蘑菇,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毒性不大,很难致死。”郑仁说到。

  “那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差不多?”

  “2006年,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发现,人类在摄入致幻蘑菇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活性成分裸盖菇素之后,将会出现令人欣喜若狂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幻觉。”郑仁道。

  “没有仔细研究过,但应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一样。”苏云补充道:“致幻蘑菇含致幻物质如二甲-4-羟色胺磷酸、二甲-4-羟色胺,偶尔会含有一些其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具有精神作用色胺物质。

  致幻蘑菇有很多通俗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叫法,最普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魔菇或死亡蘑菇。”

  “见手青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具有伤变后呈靛蓝色显色反应特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类牛肝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统称,物种数量庞大,隶属于牛肝菌科。

  大部分归到牛肝菌属,也有其他一些属。黄柄牛肝菌属、绒盖牛肝菌属、粉末牛肝菌属、橙牛肝菌属。”

  “说摹臼质踔辈ゼ洹壳么复杂。”郑仁道:“见手青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统称,其中有些蘑菇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毒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大多数都没有毒。简单说,见手青在云南省通常指一定颜色且具有见手青特征、有较长烹饪历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几种牛肝菌。”

  “这也危险呀。”常悦道。

  “危险就不吃了?河豚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?一点吃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精神都没有呢。”苏云鄙夷道:“你看看小伊人,你说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时候,她吃了多少蘑菇了。”

  郑仁侧头看了一眼谢伊人。

  脸蛋分红,鼻尖上挂着几点汗水,正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开心。

  什么有毒没毒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似乎小伊人根本不会在意。

  “致幻蘑菇在荷兰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合法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以后有机会去荷兰,你小心点就行。不过很好辨认,一看就知道。”苏云道:“我跟你讲,可千万别好奇吃那玩意。虽然没什么成瘾性,但这种好奇心要不得。”

  “要你说。”常悦瞥了他一眼,不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阿姆斯特丹街上的【手术直播间】coffee  t  shop十至二十欧基本都能买到,外型有点像腰果,味道却酸臭有点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烂蘑菇。这玩意药效在4-6个小时。”苏云道:“吃完了后会口渴,并且有幻觉。”

  “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你吃过一样。”常悦不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常医生,有一种东西叫做书。现在更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互联网社会,随便看看碎片知识就知道了。”苏云给她把酒倒上,端起酒杯碰了一下,自顾自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喝了。

  “不好吃,别随便乱吃。吃东西么,为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主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鲜美,可口。”

  “蘑菇,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真菌类植物吧。”

  “蘑菇科、蘑菇属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真菌。”郑仁很确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别小看了蘑菇,它们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可劲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长,能长很大。”苏云道。

  “哪能有多大?”

  “1998年,美国俄勒冈州马胡尔国家公园里发现了一株奥氏蜜环菌。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菌索如同一根直径2-5mm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管子,在地下悄然延伸了2400年,领地扩展至14400亩。”苏云解释道。

  几百万平方米……常悦想着,有些愣神。

  “可能么?怎么发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?”常悦疑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道:“一点点挖?”

  “美国人在不同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点掘土取样,然后对在不同采样点获取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菌丝进行基因检测分析,确认在大约965公顷范围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地下分布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菌丝属于同一个个体。”郑仁道。

  他吃了几口饭也就饱了,开始八卦起来。那种巨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蘑菇,郑仁也很想亲眼看看。

  “根据推测,这个大蘑菇应该有600吨左右,够咱们吃一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