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术直播间 > 手术直播间 > 1865 停药就好
  “怎么?心功不好?”郑仁问到。

  “左心室肥厚,已经心力衰竭了。”苏云道,“这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美国,肯定就加入等待心脏移植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名单里,开始排队等供体。”

  “超声心动判断左心室肥厚还要结合心电图,要不然误差比较大。”郑仁依旧在看片子,嘴里却滔滔不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。

  “在新英格兰上有一篇个案报道,患者存在明显肢导低电压,QRS波振幅甚至低于P波。

  心电图似乎难以与左心室肥厚联系在一起,但超声心动图检查却显示显著左心室肥厚。最终通过磁共振及活检检测,确诊为'心肌淀粉样变性'。”

  “老板,你一个普外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大夫,对我们心胸研究这么多干嘛。”苏云没有反驳,他也知道这事儿。

  看样子以后和老板说话都得小心点,要不然抓住一个破绽,就会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自己哑口无言。

  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学科自己脸皮厚,倒也无所谓。真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心胸被老板怼了,多没面子。

  苏云心里想到。

  “不一样么。”郑仁道:“心电图、心脏超声诊断左心室肥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矛盾之处在于其机理不同。

  前者通过心脏电生理反射活动反映心肌细胞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否存在肥大,后者通过心室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主观测量进行评估。

  心脏磁共振价格昂贵,但可重复性、敏感性和组织特异性明显优于前二者,有助于进行病因学鉴别。但心脏核磁,全国也没几台吧。”

  “你以为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海城?现在省会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城市都有心脏核磁了。”苏云抓住郑仁话里面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破绽,开始鄙视他,“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价钱贵点,从6000-10000不等。”

  “哦,那还挺不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郑仁放下片子,开始看化验单。

  “心电图诊断左心室肥厚,还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错。检查简单易行,国内外多部高血压指南均推荐心电图作为左心室肥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检测手段,但敏感性较低,对轻度和中/重度左心室肥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敏感性分别为%~60%。”

  苏云看着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心电图说到。

  “也不能那么武断,相比敏感性,其特异性更高,重度左心室肥大诊断特异性高达%。肥胖可能影响心电图对左心室肥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诊断,致漏诊率提高。”

  “说到敏感性,超声心动图诊断左心室肥大比心电图敏感性更高,通过校正后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左心室质量指数可以检出左心室肥大。最常用的【手术直播间】LVMI  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采用LVM  除以体表面积,使用Devereux校正公式……Devereux校正公式你知道吧。”

  郑仁看着化验单,随口问到。

  “老板,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心胸外科明日之星,你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跟谁说话呢。”苏云不屑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:“Devereux校正公式,我能心算。”

  “宋哥,患者家属有准备医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打算么?”郑仁忽然问到。

  “有啊。”宋营不明白郑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什么意思。

  刚刚郑老板和苏云两人说了半天专业术语,什么Devereux校正公式之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宋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一点不懂。

  别说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他,即便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常悦这种临床医生都是【手术直播间】鸭子听雷。

  可郑老板为什么问患者家属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医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打算呢?

  “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样,肝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题不大,主要问题还在心脏上。”郑仁笑了笑,道:“心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题,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在美国呢,直接就准备心脏移植了。但咱们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你也知道,一年都不会有几个心脏供体,老人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身体情况绝对挺不了那么久。”

  宋营皱眉,他没听懂郑仁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话。

  郑仁想想,觉得自己说话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逻辑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有问题。宋营毕竟不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疗出身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人,虽然凭着天赋,上网搜一搜,多少能知道一些相关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。

  但眼前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情况真要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和他讲,还要从头一点点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来说。

  “那咱们从头说。”郑仁拿起化验单,道:“用药包括阿哌沙班,布美他尼,地尔硫卓,阿司匹林,胺碘酮和盐酸米多君。除呼吸急促外,患者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生命体征均在正常范围内。”

  “我看病历,上面说老人家心律失常已经30年了,一直服用胺碘酮进行治疗。”

  宋营点了点头,他来之前对老人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病历也做了一点了解工作。

  毕竟上门找郑老板看片子,说什么自己都不懂,总是【手术直播间】不太好。要给郑老板留下一点好印象,这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必须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

  “肝功能异常,丙氨酸氨基转移酶  176U/L,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236U/L,碱性磷酸酶104U/L,胆红素  ,白蛋白。我估计当地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医生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因为这个,才动员患者做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肝脏CT平扫,结果就发现问题了。”

  “尽管没有静脉注射造影,也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我们经常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增强影像。但腹部CT扫描显示肝脏非常明亮,像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电灯泡一样。腹部CT平扫示肝脏密度>  100  Hounsfield单位,考虑老人家肝实质内大量放射性致密物质沉积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营见郑仁并不把锃亮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肝脏刚回事,有些错愕。

  “这些物质,其实只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药物代谢后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沉积,不算什么事儿。”郑仁很平静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说到:“胺碘酮,属于Ⅲ类抗心律失常药。具有轻度非竞争性的【手术直播间】α及β肾上腺素受体阻滞剂。且具轻度Ⅰ及Ⅳ类抗心律失常药性质。”

  “具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药物机理我就不说了,简单讲,顾名思义,胺碘酮里含有碘元素。”

  这句话宋营算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听明白了。

  造影剂里含有碘,宋营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知道的【手术直播间】,所以增强CT才会在需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脏器变亮,一边提供给医生更多信息。

  “在分子水平上,胺碘酮含有2个碘原子,占其分子量的【手术直播间】40%。

  此外,胺碘酮在体内长时间沉积是【手术直播间】由于其半衰期长,据研究,其半衰期在2至4个月之间。由于pH值梯度允许胺碘酮与极性脂质形成疏水键,所以胺碘酮分子在溶酶体中被捕获。

  这样,胺碘酮能够逃脱磷脂酶的【手术直播间】分解,并在细胞内停留更长时间。”

  郑仁一点点讲解。

  “据说停药半年,还能测出来血药浓度。”苏云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嗯,基本就是【手术直播间】这样。”郑仁道:“这个肝脏,是【手术直播间】因为长期口服胺碘酮,导致碘元素的【手术直播间】沉积所导致的【手术直播间】。”

  “问题不大,停药后会渐渐恢复。但主要的【手术直播间】问题,还在于心脏。”

  顶点

看过《手术直播间》的【手术直播间】书友还喜欢